您的位置:首页 >行业资讯 >科技创业

创业不易 看看三个“创客减压锦囊”

日期:2018/2/9 14:18:40 来源:重庆商报 作者:谈书 韦玥

  创业,可能是走向辉煌,也可能黯然落败,也许就在一念间。

  创业究竟有多难?压力到底有多大?本报重庆创客压力调查显示,受访的创业者中,常常感到有压力的65.38%,处于极度压力中的达到23.08%。记者近日还深入创客群体,近距离接触到三位重庆创业者。7年前的冬天,他们不约而同的遭受到了人生最艰难的时刻,所幸通过排解压力后,都挺过来了。如今,他们的事业平稳发展,家庭美满。

  创业不易,且行且珍惜。

  锦囊1

  抱抱女儿 一切压力都消散

  又是一年冬天,重庆的风有些刺骨,穿透厚重的衣裤,吹到骨子里。

  晚上11点,潘洪刚快步走在回家的路上,双手紧紧拉着衣服,防止风从缝隙中钻进去。路灯下,一树,一影。只有枝叶繁茂的小叶榕,仍然陪着他,像极了2011年的冬天。

  冬天,一直在他生命中留下过很深的印记,“人生百味,酸甜苦辣都在冬天体会过。”他苦笑着。

  十年创业,第一次尝到的,是甜。

  2008年,他第一次创业。那几年,一台进价2000多元的中高端自动麻将机,能卖到4000元以上,转手就是翻倍利润。性格开朗,善与人打交道的潘洪刚完美的发挥了自身长处。久而久之,客户主动找上门了。

  赚了钱的潘洪刚觉得创业很好,没有压力,他买房买车,多店经营,批发经销,OEM贴牌,开厂生产等,跨度整个链条,人生轨迹昂头上升。直到又一个冬天降临,一下让他“冷”蒙了,突如其来的压力,险些压垮他。

  “2011年开始,放弃了擅长经营的门店,专注产品研发生产,处处碰壁,整个链条连续亏损,卖房卖车后,还欠一屁股债。”那年底,他停止了生产。

  成功时,是街坊邻居口中别人家的孩子,失败时,就是一个败家子。此时,潘洪刚体会到了苦涩,他躲在家里,什么都不做,锁着房门,不与人交流。催债的人三番五次上门,父母在应付着,他一直在思考,试图从自己身上找原因。

  “拿着一支笔,面前摊开一张纸,脑袋里不断回想,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。”在采访时,潘洪刚重演了当时的场景,“自己全身心投入工厂,把销售分给员工会怎么样?”然后,在纸上把这个问题写下来,再延伸画一条线。“后果可能就是失去了门店掌控权,货仍然卖不出去。”“失败的原因,还有一个,就是快。”一方面是生产不断投入钱,另一方面是故障频发卖不出去,积压越来越多,资金流撑不起。

  通过对生产细节的层层回忆,他把梳理的问题记在纸上,每划一笔,心里的压力就少了一些。整整三个月,潘洪刚把过去几年所有细节反复模拟,找出来失败原因,才算平稳度过压力期。

  再次创业后,他早有准备,就连减压方式也在慢慢改变,“颓废时间过了,心里再想事情,也要和家人交流。”

  白天,办公室里,他敲打键盘,表情平静,合伙人在公司最艰难的时候离开,即使内心如麻,在家人面前也不显露,冷静的处理。

  回家后,一把抱住迎面姗姗学步的女儿,看着她稚嫩的笑脸,脖子被一双小手环住,女儿一句奶声奶气的“爸爸”,那瞬间一切烦恼烟消云散。

  待女儿睡着后,潘洪刚像往常一样,独自坐着思考。双手交叉,一会儿若有所思的点点头,拿起笔,扶一扶眼镜,在纸上画一下,记下几个字,一会儿又划去。今天发生过什么事情,哪些事情没做好,将来可能导致的问题,如何避免,这些问题都在他脑海中浮现。尽量提前察觉问题是他最关心的,因为这样自己的纠结就少了。

  第二天,是家庭日。8点,14个月的女儿又“跑”到他的床前,一面亲着,一面喊着“爸爸”。潘洪刚掀起被子,将女儿裹进去,贴着她的小脸,心里想起合伙人离开是因为孩子上学需要钱,当创业无法支撑家庭时,离开显得在所难免。“这样想想,也就不拧巴了,我没有错,是其他原因导致团队走了一个人。”

  “建立家校互动平台,将来能让更多爸爸妈妈时刻知道孩子学习动态,自己也能用自己的产品‘附近教育’给女儿找教育机构,通过‘荣校家’了解孩子的学习情况。”潘洪刚说,再次创业,为了给女儿更好的生活,也为了积累更多经验,未来点亮她前进的路。

  今年这个冬天,潘洪刚拿到了种子轮融资,握着女儿的小手,倍感温暖。

  锦囊2

  看看电视剧 我哪有主人公惨

  今年冬天,流感肆虐,儿科医院的病房里,45岁的软件工程师胡晓双手搓着女儿的小手,希望她能暖和点。床头的柜子上,鼠标一点一点闪烁,笔记本电脑屏幕还亮着,第二天准备呈现给客户的报告还未完工。

  文文是胡晓的独生女儿,是和他的公司一起成长起来的。8年前,公司倒闭,年近40的胡晓不好找工作,只能自己创了业,成立重庆木棉树软件开发有限公司,一个人身兼数职,把公司扛在肩上。同年,妻子怀孕,事业与家庭的双重压力,压得他喘不过气。

  回忆起那个时候,胡晓记忆犹新。他说,有时候开发软件连续几个月都凌晨入睡,妻子产检在白天,尽量陪着去,长期睡眠不足,加上经济压力大,公司又处于摸索状态,身体亮起了红灯。

  那样的高强度、高压力持续了快三年。长期坐在电脑前工作,腰酸背痛是常事,有段时间胡晓的背上甚至长了许多小疙瘩,一碰就疼,但一直没时间去看。

  后来,医生的诊断显示,由于长期熬夜,免疫力低下,引起了病毒性疱疹。胡晓长吁一口气,没什么大事,以后注意身体就行。

  压力来临时,有人喜欢埋头大睡,一切自己扛;有人喜欢找一个人倾诉苦水,释放压力;有人喜欢运动,累到精疲力尽。胡晓却喜欢看电视剧,“看简单的韩剧,跟着剧情感动一场,想想电视里面的主人公这么惨,相比之下自己好多了,那就什么事也没了。”技术上遇到瓶颈时,他就会深更半夜跑出去,压马路,谁也不理,但到点了,他又会跑回家照顾女儿。

  2011年一整年,这样的事情常常发生。女儿刚刚出生,公司未到正轨,事业、家庭两头顾,胡晓必须两种模式随意切换。

  这个代码怎么写?女儿怎么才能不哭?这两个问题时常萦绕在他心头。

  由于白天妻子要上班,习惯于晚上加班的胡晓自然承担起夜晚照顾女儿的职责。很长一段时间,他往返于工作台和婴儿床之间的连线,一晚上少则两三次,多则五六次。又要写代码研发产品,又要照顾女儿,用胡晓的话说,就是感觉随时会奔溃。

  这边,可能经过深思熟虑,找到了方向,刚刚花了两个小时想好了计划,决定编一个新的软件。挽起袖子准备干,刚把手放在键盘上,敲了几个代码。身后,婴儿的啼哭声划破夜空,闹得人心烦意乱,作为爸爸又不能让孩子哭下去,只得起身去哄。

  “喊着不哭不哭,抱起来安慰她,检查是不是要换尿布了,还是饿了。”一晃半个多小时过去了,等胡晓再次回到工作台前,要写的代码早就忘记了,双手抱头,只想仰天大喊一声。刚长开嘴,深呼吸一口,还没发声,一下收住,捂着嘴把气吞回去,“害怕把女儿闹醒了。”胡晓想起那个场景,有点哭笑不得。

  要是碰到实在想不出的情况,他会半夜跑到大街上乱走,让冷风吹醒自己。待自己冷静够了,又跑回家继续照顾女儿。

  对他而言,最大的压力,不是代码写不出来,而是快给客户“交货”的时候;不是担心产品是否能让客户满意,而是担心下一笔订单在哪里。

  胡晓说,员工要吃饭,家人要吃饭,都需要钱,不愁销量怎么可能。

  今年1月,胡晓接到了一个大单,他在出差前陪陪了女儿,然后再去见客户。他说,尽量事业、家庭两不误。

  锦囊3

  打打游戏 再累都是“王者荣耀”

  周末,是儿子5岁的生日,这个冬天,雷袆只想陪孩子过个生日。

  创业十年,从三个人、三万元、两张桌子、两条板凳、一部电话,到五家公司、五百多名员工、近三千万年产值,他经受住了考验。众多考验中,最难过的那关,在2011年冬天,仅仅半个月,他的团队走了一大半,不得不从头开始。

  1985年出生的雷袆,是重庆启鹅传媒科技有限公司的总经理,20岁大学毕业后先在网站服务公司工作了一段时间,再出来创业,从给中小企业申请域名开始,逐步发展到提供网站建设、企业互联网一站式营销、易扫挪车等多个产品。

  他告诉我们,7年前的那次失误,让已经盈利的公司元气大伤,仿佛又回到了刚创业的日子,或许,比刚创业还难熬。

  2008年10月10日,雷袆和团队正式成立公司,一人投了一万元,帮中小企业注册域名。眼看一个月快过去了,没有一个客户找上门,三人慌了神,动用自己所有资源,试图找到第一个客户。11月4日,终于有个客户上门了,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推销,客户被打动,下了单。

  之后,公司便一帆风顺,一直处于盈利。但3年后的冬天,公司把曾经的盈利全亏完了,紧接着,40人的团队几乎全部走光,仅剩7人。

  从低处往高处走,往往比较轻松,抬头能看到终点,纵然艰难险阻,只需一步一步往上爬,就能站上去。可从高处跌到低处就痛了,再出发往哪里走?如果走以前一样的路,路上竞争对手已林立,又是一片争抢厮杀。如果另外再开拓一条路,从零开始,或许已没了激情。

  面对困境,在上清寺附近的办公室里,雷袆一支接着一支的抽烟,眼睛里布满血丝,头发一夜之间白了十几根。晚上,他把团队剩下的7人聚集在安全通道,说:“从头再来。”

  此后半年,他又从销售干起,办公室里出现最多的是电话铃声。他描述的当时的情景,7个人每天打电话10小时以上,打给中小企业,推销自己的产品。很多企业一听是推销马上就挂了,但不能放弃,还得继续打,“至少让一部分人知道我们公司,知道我们的产品。”

  压力最大的时候,雷袆喜欢打游戏,以前在电脑上打,现在用手机打一个小时王者荣耀,放松一下,再投入工作。每当碰到家人问起公司的事情,他总是报喜不报忧。

  如今,管理着500多名员工的雷袆对企业文化很看重。员工生日,会送上礼物;员工家里遇到困难,会主动帮助,嘘寒问暖。他永远是最后一个下班的,公司像个大家庭一样运行着。

  但对于家庭,他觉得有点愧疚。“结婚前一天,我还在出差,这几年一直在拼事业,对家人的陪伴少。”

  雷袆准确的记得,每天晚上8点半,是儿子睿睿洗澡的时间,9点,儿子会准时睡觉。只要没有必须去的应酬,下班之后他总是第一时间回家,一定要在8点半前赶回家,给儿子洗澡。他认为,男孩子的成长离不开父亲,给孩子洗澡的那半个小时,正好是父子交流感情的时间。

  雷袆说,儿子曾经对他说“将来我当大明星挣钱了,爸爸就不用这么辛苦了”,让他十分感动。事业上,团队成员总在变化,或增,或减,但家里,永远有一个他,对爸爸的关心只增不减。“2月11日是儿子生日,希望那时候不那么忙,陪孩子过生日。”


原文链接:http://www.chinahightech.com/html/chuangye/cyfh/2018/0209/452774.html

原文时间:2018/2/9

会员应该是从事创业投资、投资管理、咨询和 中介服务企业及金融证券机构、律师和会计事务所、 学术机构、创业企业和其它与创业投资相关的机构 单位,并且认同和愿意遵守协会章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