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行业资讯 >创业学院

王欣教会创业者什么?要反思技术的力量

日期:2018/2/14 14:44:02 来源:新浪综合

  11月20日,快播创始人兼CEO王欣的太太在微博放出消息:王欣即将出狱了。


  一石激起千层浪,江湖又开始涌动。屌丝们奔走呼唤 :王欣,欠你一张会员卡。大佬们各忙各的天下:江湖已经变。


  确实,江湖已经变。让人唏嘘不已的是,为什么会是王欣?


  与王欣入狱后,受舆论一边倒的支持相反,王欣曾经的老板陈天桥作为大型网络游戏行业第一个吃蟹的人,尽管被当时舆论视为电子鸦片之父、“社会罪人”,最终却安然无恙。


  创业本身就是打破条条框框的过程,然而什么能做,什么不能做,则是一个很难抉择的事情。作为创业者在这场影响王欣的创业历程中,王欣又做错了什么?


  初次创业失败


  1980年3月,王欣出生于湖南郴州。老家地处湘、粤、赣三省交汇处,境内崇山峻岭,罗霄山脉蜿蜒其中,更有东江、永乐江、程江、船形河水水相联。受到船山文化的影响,资兴当地学风甚浓,历史上曾出现过2个状元、8个进士。


  高中毕业后,他考上了津市的一所机电职业技术学院。


  正是在该学院,王欣开始对计算机感兴趣,尤其对Foxbase、C语言、C++等编程语言相当着迷,整个大专三年除了机房还是机房。


  1999年,王欣已经是计算机编程高手,毕业后,他直接去了深圳,不久就加入龙脉信息。


  此时的王欣已经自信满满,即便是从最底层的网络工程师干起,他半年就做到小组组长,一年做到部门负责人,到了2002年,王欣已经是主管技术研发的副总经理。


  这期间,有一位叫曾李青的高管离开龙脉,不久就去了腾讯,然后就成了腾讯创始人之一,然后身家就暴涨过亿。


  可以说,曾李青的成功对王欣触动很大。


  所以,2002年底,互联网的寒冬刚刚过去,王欣就再也按耐不住了,他马上与朋友在福田路的中电信息大厦成立点石软件,一口气开发出个人即时通讯、企业实时通讯和娱乐资讯服务3款产品。


  在此期间,王欣结识了盛大的陈天桥。那个时候,王欣22岁,陈天桥29岁。一看还有比自己更年轻,更懂网络技术,更懂产品开发的人,陈老板欣喜不已,立马提出收购点石软件。


  不过,等到盛大上市后,王欣的点石却因为经营不善倒闭了。这下,陈天桥干脆连人带团队一锅端。


  就这样,王欣进入了盛大,担任数据服务部助理总监,主导“盛大盒子”的研发。


  什么是盛大盒子?说白了,就是整合电脑、电视、手机、电影、音乐、游戏等内容,将电视升级为网络终端,实现占领用户客厅的伟大梦想。


  日后乐视、小米等构建的互联网生态就是这个套路。但要知道,那可是2005年,陈天桥有战略,有人才,但是时机没有选对。


  不像后来的乐视,生态圈涵括了十几万部电视剧、电影、动漫以及赛事的版权,盛大盒子是个空的,没有内容,对用户就没有任何粘性。


  更可怕的是,电视内容制作和发行纠缠着太多利益,也是电信与广电的主战场,稍有不慎,就成为无辜的第三方。事实上, 2006 年 4 月 11 日,有关方面发文点名盛大盒子违规,这直接宣判了盛大盒子的死刑。


  没有办法,王欣只能重新回到深圳。


  不愿意打工,创业又找不到方向,王欣就把自己关在家里看片。


  现在,很难考证王欣是否因为看片不方便而发明快播,不过,后来快播出现改变中国视频行业的格局。


  一代人的快播记忆


  对于很多80、90后来说,快播是他们青少年时代的记忆。


  2014年,王欣入狱前,快播已占据着全网视频点播8成以上的市场份额。


  作为一个以技术驱动的公司,快播当时是第一个把p2p技术玩到极致的公司,在2007年左右,就开创了用户在线看电影的同时下载电影而网速不受影响的技术,这种用户体验当时只有快播能提供。



  它在搜索算法上十分开放,没有什么限制,而且兼容性强大,用户可以直接用快播播放BT和迅雷的种子文件;并在2008年就开发出了视频剪辑的功能,用户随时剪切自己喜欢的片断,做成MV,这也是很多人喜欢快播的原因。


  然而,当时落魄地回到深圳,处于苦闷中的王欣怎么也不会想到,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改变世界。


  当时我国宽带普及率仅仅为 4%,而且宽带下载速度普遍在 100kb/s,别说看视频,看电影,就是看张图都费劲。


  而市场上主流的播放器是豪杰超级解霸、暴风影音等,提高下载速度的方法无非就是扩容、扩容,再扩容。但是服务器再扩容,哪能赶上我国网民的增长速度?所以根本无法解决网民所咬牙切齿的卡、顿、白屏等问题。


  王欣从中嗅到了巨大的商业机会。2007年5月,在深圳车公庙一套不足10多平方米的农民房里,他决定开始第二次创业。


  他很快将发力点放到网络的计算能力和带宽上,并琢磨出一种对等互联网络(P2P)技术,“向其它下载过该文件的电脑获取,下载完成后自动分享。”


  这款软件就是日后名震互联网的——快播。



  通过这款播放器,网友可以边播边下,服务器的压力自然大为减轻,下载速度也大幅提高,“下载人数越多,下载速度越快。”


  正如快播的名字中的“快”字一样,快播的发展状况很快就“如日中天”。


  2009年,快播手里已握有几单上千万的广告合约,当时快播的员工都在畅想何时赴美上市。


  一家公司的崛起常常是以牺牲业内其他公司的生存发展为代价的,这是竞争。一个组织的勃兴,乃至明星的走红,又常常以获得散沙般最多的群众支持为基础的。王欣的平台模式,以技术、以体验、以免费、甚至以不可描述的内容,获得了大量的群众,同时这也侵害到了其他视频网站的生存。有人说,如果“他不进去,现在80%的视频网站根本就活不了。”


  那些视频网站,以及它们身后的资本力量焉能坐视。


  乱拳打死“老司机”


  “恶人卡斯卡,你在做什么?兄弟们,帮我!”


  这是凯撒大帝在元老院里遇刺时,躺在血泊里临终前的呼号。


  如同凯撒大帝泛起众怒被群起而攻之,急速发展起来的快播也面临这样的境地。


  把目光放回2013年,优酷土豆集团、搜狐视频、腾讯视频、乐视网、中国电影著作权协会(MPA)、美国电影协会(MPAA)、日本内容产品流通海外促进机构(CODA)、万达影业、光线传媒、乐视影业等多家公司联合发布“中国网络视频反盗版联合行动宣言”,表示将联合对抗百度、快播等日益严重的网络视频盗版和盗链行为,并宣布已向法院起诉百度、快播的盗版侵权案件共立案百余起,涉及百度盗链、盗播移动视频版权的影视作品逾万部。


  不久,2013年12月27日,国家版权局认定,快播公司构成盗版事实,予以25万元人民币的罚款,并责令其停止侵权行为。2014年5月20日,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向快播送达了行政处罚听证通知书,拟对快播涉嫌盗版侵权一事处以2.6亿元罚款。


  在这场喊杀快播的“集结号”中,乐视的贾跃亭据说是将王欣送入鉴于的最后一棒。当年,参与王欣案件的辩护人称,国家版权局对快播的行政处罚告知书中显示投诉者为乐视网。


  讽刺的是,王欣最终不是以盗版侵权名义进入监狱,而是因为非法传播淫秽视频。



  当年快播庭审中,公诉人和王欣的关于快播是否涉及淫秽的辩论,至今读来令人反思。


  公诉人:起诉书上写的,快播软件已被用户用于播放淫秽视频,这件事你知道吗?


  王欣:这个是可以明确回答的,不管好坏视频,都需要播放器打开。


  公诉人:用户用快播点播网络在线淫秽视频你知道吗?


  王欣:这是个别用户,快播无法辨别用户是在线播放还是本地播放。


  公诉人:你们说自己对避免用户点击淫秽视频做了很多措施,但是,在你们的缓存服务器中查到了大量淫秽视频,对此,你怎么解释?


  王欣:我也觉得很奇怪。快播几亿的文件,淫秽视频只是其中很小部分,存在举报盲点。


  公诉人:既然你们无法有效监管不良信息,为何不人工逐一观看?


  王欣:如果这样的话,公司就开不下去了……


  公诉人:你们明知自己的技术已经被网民利用,明知已经很难监管,为什么你们还不转型?


  王欣:我们只是一家技术研发公司,就算用户不用我们的技术,也会用其他公司的技术。现在,专心做技术的公司非常难得。


  实际上,早在2年前,王欣或许就在冥冥中意识到自己将来的结局。


  彼时,中国网民总数量5.64亿,快播总安装量已经超过3亿。一家主流媒体发文称,快播是“2011视频行业最大的黑马”。


  2012年12月10日,他在朋友圈中说:“如果有一天我变成流氓,请告诉别人我曾经纯真过。”


  快播之罪


  被国家法律惩罚后的王欣反思:


  “我们可能确实存在一些惰性或者一些侥幸思想,就没有起到监管的力度的话,你影响的不是几个人,可能是一代人,因为我自己也有两个小孩。”


  相比于身负一代人的罪名,对家庭的伤害或许更让王欣难捱。



  王欣的妻一次在微博上写道:


  今天小女儿问我:“妈妈,你去北京看到爸爸了吗?”


  “看到了”


  “那你为什么不把爸爸接回来呀?”


  ……


  再过几个月,王欣女儿想见爸爸的愿望就能实现。


  如果不考虑减刑,王欣3年6个月刑期将在2018年2月结束。妻子也很期待他精神抖擞面对新的生活:“感谢又一年的相伴,终于快要出来重振雄风了。


  王欣过去4年的“不愉快”即将画上句号。


  然而,句号绝不代表终结。抛开行业竞争尔虞我诈,王欣事件到底告诉了创业者们什么道理?


  一方面,快播公司不是一夜之间壮大的,属地监管部门曾经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”,这让王欣和快播存在了侥幸。


  早在2012年,王欣试图推出不良信息举报系统,借此封杀不良内容来源。但是,如果真的严格按照模型来,90%的客户都要流失掉,可惜王欣下不了手。



  当行业野蛮生长时,创业者们确实滋润一段时间。可是,当公司的体量和社会影响力到达一定程度时,一定要进行内部的变革,壮士断腕。要么可能“疼死”,要么无可挽回的死去。


  另一方面,更为重要的是,创业者或许要反思技术的力量。


  今天所看到的一切,改变我们生活的事情,都可以归结为一些新技术的发明。所以这是一种力量,它是地球上已经被释放的最最强大的力量。


  而生活于其中的人,已经被技术所释放的强大力量所驯服。以技术为信仰让王欣和快播走得飞快,却也削弱了他对于道德底线的感知。


  特别在当下,第四次技术大爆炸的年代,飞速更迭的技术已经超越人们自身身心的更新速度。新的事物层出不穷,新的技术也飞快发展,过度的膜拜技术会使人们容易迷失在技术的洪流之中。


  一个创业者通过技术发现一片未知的创业新大陆,在为着金钱抑或是内心征服感裹挟着资本汹涌向前时,也许等待我们的是一个“潘多拉魔盒”。


  原子弹和核电站用的都是核裂变技术,不是吗?


原文链接:http://tech.sina.com.cn/i/2018-02-08/doc-ifyrkrva4907333.shtml

原文时间:2018/2/8

会员应该是从事创业投资、投资管理、咨询和 中介服务企业及金融证券机构、律师和会计事务所、 学术机构、创业企业和其它与创业投资相关的机构 单位,并且认同和愿意遵守协会章程。